一朵“上梅紅” 打開千千結 新化上梅街道積極探索創新社會治理紀實

[來源:法制周報] 2019-10-23 17:34:38

湘中新化,千年古城。

擁有152萬人口的新化,地處八百里雪峰山脈以東,傳說為蚩尤故里。這里歷史積淀深厚,民風彪悍勇猛。

目前,新化城區設有上梅、上渡、楓林3個街道。其中上梅居民達16萬。人口多,矛盾自然也不少。據統計,過去上梅的上訪人數占全縣3成以上。最近3年的數據表明,“上梅”已由過去的“是非之地”變成了安寧祥和之所。

是什么力量使一個矛盾交織、管理難度大的地方變為浪靜風平、崇尚文明、生活舒適的幸福寶地?金秋時節,記者走進上梅,在普通百姓的口中找到了答案。

(部分“上梅紅”成員完成工作后合影。)

點點“上梅紅” 滿城春色美

10月8日,夕陽閃耀金輝。在上梅五小和燎原中學圍墻外的偏僻小路上,十余人正忙碌著。他們有的在清掃道路,將路上雜亂的石頭搬走,有的在路旁清除雜草。終于,一條敞亮的山路從樹蔭和草叢中延伸出來。他們戴著紅帽子,穿著紅馬甲,套著紅袖章,衣服上都印著“上梅紅志愿者”字樣。

在人群中,記者找到了花山群工辦主任、坪山垅社區第一書記陳堅良,他講述了這條山路的故事。

這是上梅五小和燎原中學的入校通道,長500余米,屬坪山垅社區。兩校每天都有上百人經過此地。這是一條穿越亂墳崗的陰森小路,樹木遮日、雜草生長、蛇蟲亂竄,還發生過刑事案件。

今年5月以來,“上梅紅志愿者”自發組織護路行動,接送學生,及時清掃路上垃圾,讓這條路成了“安全路”。陳堅良帶記者來到路邊正在建設的一間房屋說:“我們在這里建一個‘上梅紅’志愿崗,每天有人值班,師生過路再也不用擔驚受怕了。”

“上梅紅”是什么?“上梅紅”是志愿者的代名詞。這種由普通群眾組織起來的群體在上梅街道形成燎原之勢,滲透到百姓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成為令人備感溫暖的紅色。

兩年前,永興社區的陳家院垃圾遍地、雜草叢生。28戶人家在這里生活,雖然都厭惡臟亂差的環境,卻沒人想怎么改變。后來,居民楊玉華、吳鳳娥兩口子帶頭清除院子里的野草,將垃圾運走,老院子煥然一新。他們的行動帶動了更多居民主動加入,慢慢形成了一支志愿者隊伍;從搞環境衛生到照顧殘疾人、關心青少年成長,如今家家戶戶都有人參與其中。陳家院的“紅袖章”迅速影響到其他社區,“上梅紅”成為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上梅紅”的出現如一縷清風,使每個社區都變得整潔干凈起來。北塔社區的一個廉租房小區,有1150戶3000余人。原來由物業管理,但人力有限,衛生狀況糟糕,小區亂停亂擺,垃圾四處堆放,樓梯口雜物很多,居民生活環境極差。后來“上梅紅”出現了,14棟房子選好了“樓棟長”,有60人自愿加入“上梅紅”。社區支書周政友說:“居民衛生意識提高了,社區衛生狀況得到根本改變,治安也好多了。”一路之隔的大漢龍城是新落成的小區,在“上梅紅”骨干龔厚松的帶領下,志愿服務開展得紅紅火火。小區環境優美,鄰里相處和諧,居民生活幸福。今年10月,小區一名70多歲的業主在家中暈倒,大小便失禁,老伴急得四處叫人幫忙。4名志愿者聞訊趕來,一邊給老人叫救護車,一邊幫其擦洗換好衣物,等到兒女們趕來時,他已經安然無恙。

立新橋社區是主城區,原來經常有人在大街小巷貼“牛皮癬”。“上梅紅”組建后,在每一棟樓進行清查。“牛皮癬”粘在墻上很頑固, “上梅紅”志愿者晚上用水浸濕,第二天再去清理。再發現有來貼“牛皮癬”的,“上梅紅”的婆婆姥姥會將其團團圍住進行教育,讓其從此再不敢來。如今的立新橋社區找不到一張“牛皮癬”。街道上常有小販用喇叭叫賣,噪音擾民,75歲的“上梅紅”志愿者謝婷娟立即出動對小販進行教育,硬是將小喇叭關了。

“上梅紅”,就是百姓身邊一抹抹溫暖的陽光。

青石街社區有一位老人,今年70多歲,兒子癱瘓在床多年,老人就靠在街上賣點小商品維持生計。 “上梅紅”志愿者、61歲的老黨員張晚珍說:“看了他家的情況,我們受不了啊,沒想到生活差距這么大。”于是,“上梅紅”立即組織捐款,為老人送去5000余元。社區還有一位老人,以往靠看命算八字賺生活費。最近幾年妻子得了癌癥,老人身體也差,天天在家哭。“上梅紅”知道后,經常有人上門安慰,后來又聯系到一個好心人給他家捐助了4000余元物資。

在青石街社區,所有“上梅紅”的電話號碼街坊們都有,哪家出了什么事,一個電話,就近的“上梅紅”就會立即趕到。哪家要出租房屋、水管漏水了或者家門沒有關好,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有“上梅紅”來關照。

在十字街社區,記者走進95歲老人吳素珍的家,這里正在舉行“家風家教學習講堂”。老人74歲的大兒子肖寶田戴著老花眼鏡在講課,底下坐著10余個幾歲到十幾歲不等的孩子正入神地聽講。吳老家是一個有46口人的大家庭,全家有9名黨員,家里有16人加入了“上梅紅”,其優良的家教家風受到街坊交口稱贊。為了讓好的家教家風在青少年的心里扎根,2017年下半年全家創辦了這個學習講堂。2年多來,已有160余批近1萬人次參加學習,不但有本地的,還有長沙、深圳、北京的青少年慕名而來。

十字街社區的街道太窄,為避免車子將街道堵死,街口設置了一個升降器,一般情況禁止車輛進入。升降器由誰來管,曾是一個難題。這個責任重大的免費活兒,后來由吳老媽媽的兒子67歲的肖求田攬過來了,他也是“上梅紅”。這可不是個輕松活,基本不能離人,有時深夜還要起來。一天早上,不到6點,社區一男子突發疾病,病情危急,其80余歲的父親電話打給老肖。老肖正在外面晨練,接到電話后立即坐出租車在兩分鐘內趕到。幾分鐘后救護車來了,病人得到及時救治。病人家屬要給錢致謝,老肖說 :“要錢,就不是‘上梅紅’了。”

今年9月,婁底市委市政府決定在全市倡導開展“查風險防事故保平安”群防群治守護家園行動。上梅街道立即部署,全體“上梅紅”積極配合。在崇陽嶺社區,記者見到一段被拆除的圍墻。同行的干部感慨 :“這次真是多虧了‘上梅紅’!”原來,中秋節那天刮起了大風。在工商銀行家屬區圍墻外,“上梅紅”發現有30余米墻體突然開裂,搖搖欲墜。圍墻有5米多高,每天都有大量的學生和居民經過,人流、車輛絡繹不絕,圍墻隨時都有倒塌的危險。志愿者立即報告社區支書孫小中,孫支書馬上聯系工商銀行,一道組織10余人對圍墻迅速進行了拆除。隨手一推圍墻就倒了,現場所有人都驚出了一身冷汗。

點點“上梅紅”活躍在大街小巷,帶來了古城的滿城春色。

心有千千結 一“紅”化冰雪

擁有16萬人口的“上梅”,既是人口聚居地、城市建設的主戰場,也是各種矛盾交織的集中地。“上梅紅”的出現,生發出一種神奇的力量,使各種社會矛盾迎刃而解。

“‘上梅紅’有時比干部講的話還管用呢!”上梅紅志愿者協會會長奉敬輝對記者說。

永興棚戶區改造,需要拆除的房屋總量達1350余棟。拆遷戶如此之多,被干部們視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特別是有38戶因為迎賓路改造拆掉了大部分,但還留了一點房屋因為協商未果而成為“破敗的風景”。曾經招商多次,客商都擔心這些破爛房子無法拆掉而不敢來,成了10余年都沒法解決的“癥結”。今年拆遷工作啟動,上梅街道決定借助“上梅紅”的力量。于是,100余名“上梅紅”志愿者自發組成20多個小組,三五成群走進街坊鄰居家,拉家常、講政策,苦口婆心做工作,一次不行就兩次、三次。由于大家都是低頭不見抬頭見的鄰里,好言好語說幾次,拆遷戶都想通了。上門做工作的“上梅紅”志愿者,有的本身也是被拆遷戶,有他們主動帶頭,大家不跟上來也不好意思了。經過“上梅紅”幾個月不分晝夜的配合工作,將近1200戶簽訂了拆遷合同。干部們紛紛稱贊“上梅紅”是一支奇兵。

社區棚改到哪里,志愿者就跟到哪里,哪里的矛盾就會化解。

2年前,一位藥材生意老板在立新社區盤下一個店面,該店面一直有一棚子搭在街頭,要拆除損失至少七八萬元。但是,城西市場改造是大事,棚子非拆不可。今年8月4日,“上梅紅”60歲的志愿者龔寧上門找到老板,輕言細語講了城西市場改造給大家帶來的好處。起初老板有點不情愿,老龔就三番五次上門,并表示:“你是共產黨員,一定要發揮帶頭作用。”老板終于松了口:“老龔,就憑你這股韌勁,我也一定要帶這個頭,放心,我立即就拆!”

“‘上梅紅’成為了政府與百姓之間重要的紐帶,她將政府的政策講解給百姓,讓百姓更加理解支持政府,又將百姓的呼聲傳遞給政府”,上梅街道的干部們說起“上梅紅”充滿了感情。

今年下半年,縣城地下人防工程建設開工。該工程在城區中心位置。工程啟動,南北走向主干道天華路需實行全封閉。天華路總長2160米,有10萬左右的居民需經此路出入。路封了,出行非常困難,車子也沒地方放,只能步行。居民怨聲載道,差點引發大規模上訪。上梅街道立刻組織“上梅紅”開展工作,每個路口從早上7時30分到20時30分都有“上梅紅”進行交通勸導。大路封了引導走小巷,小巷常常引發小的交通事故,“上梅紅”就當街做工作化解矛盾。至今兩個多月,市民出入有序。人防工程進展順利,無一人上訪。老百姓說:“要是沒有‘上梅紅’,新化城恐怕早就癱瘓了。”

新化是人口大縣,縣城交通一直十分擁堵。一位交警對記者說:“堵車是常態,特別是春節等節假日,不堵車便是奇跡。”然而,奇跡真的發生了。去年春節臨近,交警大隊跟上梅街道對接,希望“上梅紅”出動協助維持春節交通秩序。于是,600余名“上梅紅”走上街頭,勸導交通。“上梅紅”非常敬業,在紅綠燈位置,由兩人拉著一根紅繩,綠燈不亮決不放行。十字街社區的67歲老人肖求田,每天在人流高度集中的南門灣交通要道指揮車輛人群,活像一個老交警。市民都聽他的,大家很敬重他,見面都要向他問好。“上梅紅”創造了奇跡,連續兩年春節,車水馬龍的新化城沒有堵車。

鴻興村是上梅街道的城郊村。過去土地流轉十分困難,村民思想很難統一。“上梅紅”出現后,在土地流轉等工作中大顯身手。今年上半年,僅一周時間,村里就成功流轉土地900余畝。村里有異地扶貧搬遷貧困戶87戶380人。上梅街道領導一直擔心幾百名搬遷戶會起風波,沒想到搬遷戶中也有了“上梅紅”。他們細心做工作,整個搬遷戶風平浪靜、安居樂業。村支書王艷桃說:“有了‘上梅紅’,村干部的工作壓力減少了六成以上啊。”

“上梅紅”在化解矛盾糾紛方面發揮著意想不到的作用。上梅街道人口多,社情復雜,企業改制、征地拆遷,矛盾多。上梅不穩,全縣難穩。縣政府最擔心的也是上梅。以往全縣的上訪人員上梅占了30%。近兩年全國“兩會”期間,無一人進京上訪。今年新中國成立70周年特護期,上梅無一人上訪。縣信訪局長笑著對街道黨工委書記譚任來說:“如果都像你們上梅,我這個信訪局長就可以安枕無憂啰!”

一夜春風吹 紅花朵朵開

星火燎原。

“上梅紅”由最初的幾十人發展到近1萬人。一夜春風吹,紅花朵朵開。如今,行走在新化縣城的街頭巷尾,你一定會看到“上梅紅”。從古稀老人到花季少年,從家庭主婦到經商的老板,都紛紛加入“上梅紅”的行列。人們心中對真善美的追求被徹底喚醒,一種崇高的榮譽感在精神深處開花,使“上梅紅”成為廣大群眾真心擁護、心中依靠、積極參與的榮譽的象征。

十字街社區支書陽玲玲給記者講了晏新民老人參加“上梅紅”的故事。今年70歲的晏老,對“上梅紅”可謂一往情深,做起事情來總是全力以赴,什么臟活都干。今年8月6日,晏老家的對面樓棟有人去世,家人將其物品丟在街上,居民意見很大。晏老和肖求田、謝俊杰等幾位“上梅紅”主動對這些東西進行清理,運往垃圾站,還街道以清潔。對兒女們的“埋怨”,她充耳不聞,一心一意要做“上梅紅”。今年9月6日,晏老路過一棟居民樓,看見兩撥人在吵架。她撥開人群走進去,說:“不要吵不要吵,我是‘上梅紅’,有什么事我來處理。”大家一看她的紅馬甲和紅袖章,立馬停止了爭吵。原來,是租住在這兒的一戶居民家下水管堵塞了,水流到街上。一位82歲的老人經過時摔了一跤,引發爭吵。晏老批評了住戶不該任水流到大街上,然后又對老人家好言安慰,用萬花油在老人的傷處涂抹。老人家說 :“既然‘上梅紅’出面了,那就算哩。”第二天,“上梅紅”志愿者蒸了餃子上老人家進行慰問,住戶也立即將下水管道維修好了。

這位滿大街管“閑事”的老太太大家都很熟悉,但外人不知道的是,她其實是一位身患尿毒癥多年的病人。得病8年來,眼見自己的病情一天天加重,透析由一周一次到了一周三次。她心想,自己恐怕不久于人世,與其在痛苦中等待死神,不如利用有限的人生積善行德。2017年,她聽說了“上梅紅”,便從床上堅持爬起來要去參加,兒女們攔阻無效。就這樣,她加入了“上梅紅”。她每天清早起床,到小區打掃衛生,跟隨其他志愿者上街疏導交通,慢慢忘記了自己是一個病人。令人難以相信是,今年3月,她再去醫院檢查,身體奇跡般地恢復正常,不用做透析了。

當初,“上梅紅”只有幾十人時,大家在樓棟打掃衛生做好事還有點難為情。現在,“上梅紅”的隊伍迅速擴大,居民們都以參加“上梅紅”為榮。

玉虛宮社區的李傳干,今年62歲,是一位退伍傷殘軍人。原來在飲食公司工作,企業倒閉后他下崗了,成了“上訪專業戶”。他的號召力很強,經常帶領幾十個參戰老兵上訪。進縣政府就是“家常便飯”。無論信訪部門怎么做工作,他就是無動于衷。后來“上梅紅”來了,開始跟他聊天談心。他發現“上梅紅”里都是像自己一樣的普通居民,心一下子就拉近了。慢慢地,他不再上訪。2017年7月,他還帶動50余個退伍老兵加入了“上梅紅”。站斑馬線,勸阻交通違章,清掃衛生,一個個男子漢干得其樂融融。后來他在社區當了樓棟長,工作更有積極性,帶領退伍老兵發揚部隊光榮傳統,維護交通、鏟除冰雪、維修路燈,都成了份內事。如今他在街上走過,街坊還以為他就是電工師傅。

記者好奇地問他:“你為什么原來那么執著地上訪,現在卻執著地做起好事來了?”李傳干不假思索地說:“主要還是心里有結吧。那時心里悶得慌,總覺得氣不順。現在黨和國家、縣里、街道對退伍兵很關心了,氣順了,多做點好事,心里舒坦。”

上訪戶加入“上梅紅”的遠不止李傳干。工農社區43歲的李霞紅因為土地征收和房屋拆遷問題上訪將近10年,現在卻成了“上梅紅”的骨干。“掃黑除惡”,她在居民中進行政策宣講。學生高考,她主動到學校疏導交通,送茶水。雨季來臨,資江邊洪水陡漲,她和“上梅紅”成員一起主動巡邏,及時上報情況。在社區,她每周一花2個小時清理社區雜草,消滅衛生死角。“加入‘上梅紅’,我的觀念轉變了,我不再上訪。現在我要靠‘上梅紅’體現價值”。

如今,“上梅紅”已擴大到上梅的各個小區,每個樓棟。“上梅紅”將每一個人心中的春天喚醒了。

探索不停歇 “志愿”成“智慧”

“上梅紅”,是上梅街道黨工委積極探索社會治理的經驗結晶,是新時代社會文明新實踐的突出成果。

行政區劃調整前的上梅鎮人口達26萬,是全省人口大鎮。隨著城市建設步伐加快,征地拆遷任務十分繁重。近8年來,拆除房屋2800余棟,征地近萬畝。上梅的經濟總量占全縣三分之一,信訪總量也占三分之一。三湘大鎮,怎么進行社會治理是擺在面前的大問題。縣委縣政府對上梅的穩定發展高度重視。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王文紅掛點上梅,幾年來和黨工委書記譚任來、主任劉桂初等深入一線調研,掌握大量情況,認真研究、不斷探索社會治理的新路子。

2016年,上梅開始探索實行網格化管理。一個社區分6至8個網格,設立一名網格長。網格管理,雖然細分了管理區域,但管理方式并沒有改變。且網格長素質不高,一個人要管理1000余人的區域,難度不小。后來,他們想到能不能增加一些志愿者來配合網格長進行管理?于是組織了志愿人員,戴著紅袖章,在社區幫助進行衛生清潔和巡邏。

2018年7月,上梅推出“樓棟志愿服務”措施,每棟樓設一個樓棟長,有五六個志愿者配合工作。志愿者戴著小紅帽,身著紅馬甲,佩著紅袖章,被老百姓親切地稱為“上梅紅”。

黨工委將“上梅紅”主要職責進行了明確,共8項。一是學習宣傳政策,使黨和國家的惠民政策家喻戶曉;二是環境衛生整治,做到樓棟院落干凈整潔;三是調處鄰里糾紛,小事不出樓棟;四是關愛弱勢群體,使病殘人員得到溫暖;五是關心青少年成長,使其遠離“黃賭毒”;六是開展社會治安巡防,防火防盜,禁燃鞭炮;七是進行交通秩序勸導,引導市民文明出行;八是完成上級交辦的其他中心任務。

8項職責,項項貼近群眾生活,關心群眾操心事、煩心事、揪心事,受到群眾的衷心擁護和踴躍參與。從樓棟到小區,從小區到社區,從社區到城區,“上梅紅”由點點星火逐漸形成一片火紅的喜人局面。

“上梅紅”的出現,使上梅街道的工作找到了一把“萬能鑰匙”,打開了許多曾經難以解開的“鎖”。社區治理由政府單打獨斗到群眾共同治理,弱勢群體得到及時關照,干群關系得到改善,上訪人數大大下降。據統計,2018年上訪總量下降百分之六十,百姓互敬互愛互助,文明新風吹拂著每一個角落,一股強大的正能量從老百姓的心里發出,一個充滿魅力的“上梅”呈現出嶄新的姿態。

婁底、新化兩級領導十分重視“上梅紅”的可持續發展。今年農歷正月初七,節后上班第一天,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李薦國,就來到新化上梅的陳家院調研,詳細了解“樓棟治理”情況,給予了高度評價。縣委書記朱前明多次深入街道社區,與“上梅紅”志愿者親切交談,要求全縣上下推行“上梅紅”,全縣人民爭做“上梅紅”。縣委副書記、縣長左志鋒在財力上支持“上梅紅”的培訓評比表彰。上梅街道黨工委明確把“上梅紅”作為“一把手工程”,黨工委書記親自抓,專職副書記分管,組織委員主管,形成了黨工委、社區黨總支、網格黨支部、樓棟黨小組,樓棟志愿者服務隊的組織體系,成立了“上梅紅”工作辦公室。每個社區設立一個上梅紅專干,“上梅紅”工作情況與社區干部工資掛鉤。

為了使“上梅紅”真正成為人人參與、個個稱贊的光榮群體,上梅街道在多種大型活動中大規模表彰獎勵“上梅紅”志愿者,連續評選了三屆“優秀上梅紅”。對在工作受到委屈的“上梅紅”,黨委政府作其堅強的靠山。去年10月的一天,“上梅紅”志愿者廖祥云在街頭見一輛大貨車停在路中央堵塞了交通,急忙跑過去勸司機趕緊開走。司機長得五大三粗,不但不走,反而辱罵了老廖,說他“狗咬耗子多管閑事”。老廖心里難受,在微信群里說了自己的遭遇。時任縣委常委、宣傳部長李力看到了,立即打電話給交警,要求嚴肅處理。第二天,司機在交警帶領下登門向老廖又是賠禮又是道歉,讓老廖感動得流下了眼淚。

“上梅紅”為社區管理創造了可供借鑒的好經驗。如今,上梅街道沒有停止探索的腳步,社區管理正從“志愿”向“智慧”邁進。在立新橋社區辦公樓2樓,記者看到有一面墻的液晶顯示屏,社區總支書記黃億洲、主任曾鴻文演示了“智慧”管理。坐在社區辦公室,就能清楚了解社區內的每棟樓宇的情況。有多少人,哪個門里住著哪戶人家,哪棟樓出現了什么情況,都能適時掌握。群眾有困難和問題,可通過手機APP反映。每個樓棟都有縣直機關、辦事處、社區各層干部掛點,街道有指揮中心,有問題可以一起解決,真正實現“樓棟吹哨,干部報到”,小事不出樓棟,大事不出社區。據悉,目前全街道相關的數據已經錄入完畢,“智慧”建設正在快速推進中。

朵朵“上梅紅”,解開千千結。“上梅紅”步入信息化時代,必將帶來新的驚喜新的傳奇。

文/王曙蕾 王彩英

 

[責編:曾金春]

10號樓

熱新聞

我要問

国家为什么不敢查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