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榜樣學習丨自成一派,扶貧路上胡喜明有絕招

[來源:新湖南客戶端] 2019-10-29 10:15:54

開欄語:

近年來,湖南牢記習近平總書記殷切囑托,扛牢“精準扶貧”首倡地的政治責任,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截至目前,全省累計減少貧困人口680多萬,在這過程中,湖南也涌現出了一批獲得“全國脫貧攻堅獎”及“全省百名最美扶貧人物”榮譽的先進典型,他們在平凡的崗位上創造了不平凡的業績。為進一步發揮好先進典型的激勵作用,即日起,新湖南客戶端記者深入這些典型人物的工作現場,推出“向榜樣學習——脫貧攻堅先進典型優秀事跡”專題專欄,介紹這些我們身邊的榜樣。

自成一派,扶貧路上胡喜明有絕招

新湖南客戶端10月29日訊(記者 宛俊余)一場秋雨寒意過后,陽光重新曬暖了桃江縣桃花江鎮。

大華村82歲村民趙正湘在家門口遇見了縣扶貧辦主任胡喜明,這次“邂逅”令老人有些“喜出望外”。其實趙正湘不知道,這一趟,胡喜明專為她而來。

趙正湘的女兒莫銀玉患有精神疾病,一直靠著耄耋之年的趙正湘照顧,生活極度貧困。胡喜明和這個家的故事,便從這里開始。

“因為這個病,莫銀玉的丈夫拋棄了她。從夫家出來,莫銀玉再無居身之所。”那一年,扶貧在大華村的胡喜明,見到了這個苦命的女人,“她和她媽媽擠在一個很破舊的房子里,凍得瑟瑟發抖。”

胡喜明坐不住了,他找到駐村工作隊隊長朱明星,一起努力為莫銀玉申報了幸福安居工程。沒多久,一棟40多平的獨立磚瓦房在山坡上立了起來,莫銀玉終于有了自己的家。

趙正湘也搬進了莫銀玉的新家,照顧著女兒的生活起居。新房子有兩間臥室一個客廳和一個飯廳,廚房廁所也布局得相當合適。

胡喜明這次來找趙正湘,就為陪老人嘮嘮家常,看看還有什么困難需要解決。“我都好,我就擔心哪天我不在了,女兒該怎么辦?”趙正湘拉住胡喜明的手,干枯的眼角泛起了濕潤。

“您要有信心,要相信我們黨和政府會一直關心幫助您的女兒。” 胡喜明的鼓勵充滿了真誠和篤定。

前些年,莫銀玉的女兒考上了省城的重點大學,不久將完成學業。胡喜明堅信,這個家庭的希望在重新燃起。

緊鄰桃花江的修山鎮,胡喜明在這里認識了“不爭氣”的弟弟賀德嘉。

“不肯干活也不贍養父母,快50歲人了連老婆都沒討到。”鄰居、親戚朋友多次上門做工作,賀德嘉油鹽不進。

賀德嘉家門口有個水庫,村里同情他的情況,安排他守水庫,“啥事不干,就在水庫邊逛逛,一年補助2000塊,這家伙滿足了!”

胡喜明找到賀德嘉,鼓勵他外出干活賺錢。

“不是我不干活,我身上有8種病。” 賀德嘉認為是身體的原因,影響了務工。

胡喜明聽完,拉著他去了縣人民醫院,一趟檢查下來,醫生說都是些小問題,簡單治療便出了院。胡喜明“生氣”地說, “我看你不止8種病,還應該再加一個‘懶病’!”

隨后,胡喜明把100只雞苗送到了賀家,“好好養,養大了我幫你賣錢。”

2017年底,賀德嘉捧著胡喜明幫忙賣雞得來的7000多元錢,開開心心地過了個年。

賀德嘉的“懶病”治好了!

今年初,賀德嘉易地搬遷住進了縣城的新家,76歲的老父親也過上了城里的生活。

“這兩年,根本看不到他的人影,益陽、長沙,哪里有活他就往哪里跑。” 胡喜明又要“抱怨”了,“我現在又多了個‘老爹’要照顧……”

對于這個“不省心”的弟弟,胡喜明的“委屈”還不止這些,“想著還要幫他討個堂客,我還有的忙……”

賀德嘉的老父親在一旁早已是開心得合不攏嘴。

一次次翻山越嶺,一次次走家串戶,胡喜明在山間地頭的每一次“打卡”,都潛移默化地改善了鄉村的面貌。

靠著這一步步的積累,胡喜明參與創新了 “縣委一月一研究、扶貧宣傳一月一專題、督查一月一暗訪、行業扶貧一月一調度、鄉鎮一月一排名”的“五個一”工作機制。

胡喜明的手機里藏著他的法寶——中國精準扶貧APP,“每個貧困戶的信息,我都記錄著,不需要盯著臺賬,貧困戶的家庭情況我都清清楚楚。”

為了得到最真實的數據,胡喜明的下村都是悄然進行。“不通過鄉鎮和村部,直接走訪貧困戶,發現了問題再反饋給責任單位,督促整改。”

三年間,胡喜明的足跡踏遍了全縣233個有貧困人口的鄉村和社區,推動全縣34035名貧困人口成功脫貧,桃江縣貧困發生率由2016年年初的6.73%降至今年的1.35%,扶貧工作多次在全省綜合評價中獲評“好”等次。

10月17日,全國脫貧攻堅獎表彰大會暨先進事跡報告會在京舉行,胡喜明被評為扶貧先進個人,獲得了“貢獻獎”。

他說,“這不是我個人的獎項,這是我們桃江所有扶貧干部的共同榮譽……”

版權作品,未經授權嚴禁轉載。湖湘情懷,黨媒立場,登錄華聲在線官網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戶端,領先一步獲取權威資訊。新湖南客戶端讀者熱線:0731-84326002。轉載授權:0731-84326133蘇女士。轉載須注明來源、原標題、著作者名,不得變更核心內容。

[責編:楊興東]

10號樓

熱新聞

我要問

国家为什么不敢查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