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力量”,在忙碌中成長

[來源:湖南日報·新湖南客戶端] 2019-10-30 07:50:10

↑2017年9月6日,在天津全運會摔跤女子自由跤75公斤級決賽中,湖南運動員周倩(上)摘得金牌。(資料圖片)湖南日報·新湖南客戶端記者 唐俊 攝

湖南日報·新湖南客戶端記者 周倜

過去一個5年周期,4名摔跤小花、3位柔道小妹入選國家隊;從市州延伸至省隊的“人才鏈”已逐步搭建完成;每年全省青少年賽事熱度攀升……湖南摔跤、柔道運動正進入“快車道”發展。近日,湖南省摔跤柔道運動協會又迎來了一件“大事”——第六屆委員會暨會員代表大會的召開產生了新的班子成員,宣告又一個“新周期”的到來。

累積成就

厚實家底靠“三級聯動”

10月24日,湖南省摔跤柔道運動協會第六屆委員會暨會員代表大會上,省摔柔跆運動管理中心主任、省摔跤柔道運動協會第五屆委員會主席羅器宇動情地回顧起過去5年時光湖南摔跤、柔道運動發展的成就——

看普及,每年暑假期間舉行的全省摔跤、柔道青少年比賽成了檢驗全省各市州業余訓練的“大考”,特別是今年的摔跤比賽首次突破600人;拼競技,僅2017年至2018年,湖南摔跤、柔道選手在國內、國際主要賽事上共取得99枚獎牌,其中金牌多達29枚;數精英,目前我省已有4名女子摔跤選手、3名女子柔道選手加入了國家隊陣容。

臺上的羅器宇“細數家珍”,臺下坐著的60名與會代表亦不禁動容,他們是來自全省各市州摔跤、柔道圈的專業人士。

“依靠三級聯動,湖南摔跤柔道得以逐漸積累現有的厚度與廣度。”羅器宇告訴記者。具體說來,各市州肩負基層發展重任;省體校成為“中堅力量”,目前共從各市州吸納摔跤、柔道苗子200余人;而省隊,則作為“優中選優、打造精英”的要地,著力培養拔尖人才。此外,近年來摔跤、柔道“進校園”的步伐明顯加快,寧鄉玉潭中學、株洲三中、寧鄉四中、南縣立達中學等都成了優秀代表。

2018年省運會吸引了398名小摔跤手、346名小柔道手參與。未來,湖南摔柔新力量很可能就在其中。

東京夢想

凝聚力量“照亮前方”

10月24日上午,省摔柔跆運動管理中心內,記者見到了久違的雅加達亞運會冠軍周倩和2019國際摔跤錦標賽冠軍龐倩玉,“摔跤雙姝”正和主教練毛利民談論著接下來的訓練重點。

2020年東京奧運會“近在咫尺”,湖南摔柔正努力為“中國力量”的壯大奔忙:周倩、龐倩玉、雷純分別在自由式摔跤女子76公斤級、女子53公斤級、女子50公斤級上躍躍欲試;柔道女子48公斤級選手熊瑤、52公斤級選手劉莉萍、70公斤級選手朱雅正摩拳擦掌。“道阻且長”卻頑強地“劍指東京”,成了眼下省摔跤柔道協會最迫切的愿望與目標。

“目前省摔柔跆運動管理中心將大量精力放在了對隊員心理建設指導上。孩子們狀態不錯但還要提高。”談及目前湖南選手在國家隊的備戰情況,羅器宇介紹,時刻與國家隊保持聯系、進一步加強團隊保障措施,整個中心一刻都不能放松。

圓夢路上,湖南摔柔也盼望著以“東京目標”進一步照亮自己前進的方向。羅器宇坦言,自2017年天津全運會后,周倩、龐倩玉、熊瑤等一批優秀選手正逐漸成長為國家隊的重要力量,“精英效應”無形中加速了湖南摔跤柔道的發展和普及。

10月28日下午,省摔柔跆運動管理中心,29朵摔跤小花、24名柔道小妹在各自場館內正認真訓練。她們每天來往于宿舍與場館間,都會路過一面大大的照片墻——上面是曾為湖南摔跤柔道爭金奪銀的“前輩們”,激勵著大家奮起直追。

未來航向

嘗試加強“大眾推廣”

已有成就成為過往,因而要找尋全新航向。

10月24日,省摔柔跆運動管理中心副主任蔣先甫接過了接力棒,他當選為湖南省摔跤柔道運動協會第六屆委員會主席,自然也有了新的憧憬與設想。

在他看來,“以賽事推廣項目普及,以培訓推動技術革新”是發展的硬道理。接下來,協會計劃在全省范圍內開展“技術下基層”,加強對基層師資力量的培養與鞏固,同時將考慮設立項目“分站賽”機制,力爭打造出屬于湖南摔跤與柔道的品牌賽事。

此外,一些“新事物”也有望成為發展湖南摔跤、柔道的新能量。

中國文化不能丟——大力發展中國跤或將成為新路子。雖然是非奧項目,但濃郁的中國特色使中國跤更易被大眾接受,它的發展可以更好助推摔跤運動的普及。

體育產業要嘗試——早在2016年,曾6奪柔道世界冠軍的知名選手何紅梅便已在長沙開設我省首家柔道館,近年來更是多次投身全省民間青少年柔道賽事的舉辦與推廣。在蔣先甫心里,“市場與專業人士相結合”的做法也不失為一個發展良方。

采訪尾聲,蔣先甫笑了。他說,實現“奧運爭冠計劃、大眾推廣計劃、體育產業計劃”,就是協會向往的“詩和遠方”。

版權作品,未經授權嚴禁轉載。湖湘情懷,黨媒立場,登錄華聲在線官網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戶端,領先一步獲取權威資訊。轉載須注明來源、原標題、著作者名,不得變更核心內容。

[責編:姚茜瓊]

10號樓

熱新聞

我要問

国家为什么不敢查彩票